沁阳市德远机械有限公司

小城煤老板衰落史:从日纯收入20万到穿70元布鞋欠债数亿的穷光蛋

作者: 中国纸业网 阅读: 236 发布日期: 2017-08-05
信息摘要:


新闻背景

贵州煤炭企业的兼并重组

有“西南煤海”之称的贵州,煤炭资源分布广、储量大,全省探明煤炭资源2588亿吨,保有储量589.16亿吨,占全国总量的4.72%,位居全国第五位。“八五”时期,国家经济建设步伐加快,各行各业对煤炭的需求量不断增加。在此期间,贵州乡镇煤矿发展迅猛,缓解了煤炭供应紧张的状况,对贵州乃至周边省区的经济建设起到了较有力的支持作用。

然而,由于一哄而起的乡镇煤矿管理失控,乱挖滥采,浪费资源,环境破坏严重,安全事故频发。1996年,贵州省开始整顿煤炭生产秩序。到2015年,全省确定煤矿兼并重组主体企业110家,完成关闭退出煤矿585处、规模6440万吨/年;正常生产建设矿井从1704处降至目前的800处左右。

7月5日晚上,在贵州省六盘水市水城县一条小巷里,七八个男子围坐在一张圆桌旁吃猪脚火锅,喝当地酿造的玉米酒。在一阵热闹的划拳声中,包房的门突然被打开,一名男子走进来,看上去50岁的样子。中年男子刚坐下,大家正要举杯敬酒,一名瘦小的男子开玩笑地对着他说:“哎哟,杨总,说好的6点,7点了才到,你不会收煤矿当煤老板了吧?”

贵州水城,中国重点产煤县,下辖的33个乡镇中,采煤乡镇高达17个。其中,阿戛镇最多,有近30个煤矿,在煤炭市场鼎盛时期,一个煤矿就能上交亿元税收。

不过,现在这里的煤老板早已不再风光,大多欠着巨额债务,四处躲债,只要出现,就会被债主围堵要债。“你是煤老板”如今成了当地人的流行语,聚餐开会迟到就会有人说起,但现在除了恭维,更多的则包含着洗涮意味。根据贵州省化解煤炭行业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5月,贵州企业自愿申请关闭112处煤矿。

近日,记者赶赴贵州省水城县,走进这个曾经号称“每天纯收入20万”的群体。如今,这个小城煤老板的日子,已经变得不再那么好过,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则是那些早早转投新型产业的“前任”煤老板们。

人物特写:落魄的煤老板们

1、刘志军

两年没买过新衣,穿着70元的布鞋

豪车抵债别墅查封,感冒不敢去看病

7月5日下午2点,煤老板刘志军来到水城县一家小餐馆。他是这家餐馆的常客,但最近一段时间他都没来过。

他穿一件花白格子的长袖衬衫,头发凌乱,满脸愁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只点了碗炒饭。这两年来,刘志军住在被法院查封的别墅里,很少出门,“上街最怕遇见熟人和债主,就算人家不直接跟你要钱,也有一种歉意和内疚。”

刘志军喜欢玩陀螺,因为欠了不少“陀友”的钱,有好几年他都没和陀友们一起参加活动了。刘志军说,他已经两年多没买过一件衣服,脚上穿的布鞋,是一年前花70元钱买的。

10年前,刘志军则是另外一番模样。

那时,他住着几百万元的别墅,开着几百万元的豪车,去什么地方,从不考虑要花多少钱,随时身边前呼后拥围着一群人。他压根没想到,此后,自己的生活会如此狼狈不堪——上过3次法庭,均是被告,被要求还钱;豪车全部被拿去抵债,别墅被法院查封,但债还是没还清。前段时间,他感冒了,但不敢去诊所看病,怕花钱。每每想到这些,这个60多岁的男人就特别难受。

2、蒋承勇

门上被贴追债纸条,公司员工没肉吃

每天煤矿开销50万,如今负债8亿

蒋承勇的手上,最多时曾拥有14个煤矿,如今,他的日子也不好过。

他说,欠债最多的时候,每天早上起来,就看到房门上贴满了各种恐吓、威胁还钱的纸条,“我穷光蛋一个,倒是无所谓,就是连累了家人,让他们整天担惊受怕。”

7月4日下午5点,蒋承勇坐在他收购的后寨煤矿办公楼的会议室里,向红星新闻回忆说,他最惨的时候,去北京买火车卧铺票的钱都没有。他说,自己公司现在有1000名员工,工资加上矿井运转,每天煤矿公司的开销在50万元,没钱买肉,员工在食堂顿顿吃萝卜、土豆、酸菜。尽管这样,他目前还负债8亿元,每晚睡不好。

昔日奢靡:挥金如土的煤老板们

煤老板,曾经是土豪的代名词。

在很多人的印象里,他们开着豪车,住着豪宅,穿名牌,坐飞机不是头等舱不坐,喝酒不是茅台不喝。

买豪车

1999年就用200万买了保时捷

夏虎翼在当地煤炭市场最为辉煌的时候,手上拥有5家煤矿。他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说,在最景气的时候,一个当地小煤矿的煤老板每天纯收入可达20万元,甚至远远超过这个数字。夏虎翼回忆,那个时候开煤矿钱来得太容易,对钱没什么概念,只是一个数字而已。

1999年,夏虎翼就用200万元到昆明买了一辆保时捷。他自称这辆车是当时西南地区的第一辆,并透露那时找了很多家保险公司都没人敢保。

买豪宅

买房不是按套,直接买一栋

除了买豪车,煤老板还喜欢买豪宅。

2001年,煤老板刘志军就花170多万元,在当地买了一栋495平方米的别墅。据他们自己说,那时,当地一些煤老板买房不是按套,而是一栋或者一个单元,出手相当阔绰。

“烧”钱

为爱好花费重金,吃喝玩乐

刘志军喜欢玩陀螺,曾带人驾车去云南瑞丽花8万元买了一节木料,托运到六盘水,请人造出了一个2612斤重的大陀螺。那时,每隔一段时间,刘志军就会组织10名陀友一起玩陀螺,然后请大家吃饭喝酒,一年用在玩陀螺上的费用高达20万元。

此一时,彼一时。

后来,刘志军的老婆因民间借贷欠下巨额债务,因非法融资被抓,刘志军也因跟老婆的贷款公司做担保受到牵连,一夜之间,豪车豪宅全部被用来抵债,最后连给老婆请律师的钱都没有。

最终,他只能将大陀螺以50800元的价格卖给了当地的另外一位煤老板赵某,刘志军才有钱为老婆请了律师。

咨询热线

0391-5688887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人成视频_欧美成人网站 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