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阳市德远机械有限公司

不安心的桉树

作者: 中国纸业网 阅读: 279 发布日期: 2017-06-29
信息摘要:


一个砍桉工人骑摩托车通过一片被砍伐的桉树。用不了多久,这些桉树会被源源不断运往加工厂,国内、国际对商品林木的需求让这个物种有持久的生命力。速生桉步步紧逼,占领了村庄周边的农田,2017年,广东桉树围村,各地地方法规频出,桉树经济见效快,仅5—7年就可以砍伐收成,在经济利益的驱动下,农户不断选择在自留地种植桉树。

6月,南粤龙舟雨持续不断,天气潮湿且闷热。

广东省佛山市高明区的大幕村,一场暴雨刚过,田间传来阵阵电锯轰鸣声。

来自贵州印江县50岁的杨明高和老乡,正砍伐种植在田间的桉树。杂草丛生的田野,电锯轰鸣:不到5秒,一棵桉树轰然倒下。

和以往不同,这次他们砍伐的并非成材的林木,而是高度不足五米,直径只有5公分左右的两年生桉树。

高速种植后的急刹车

1890年,桉树被意大利人引入中国,随后在华南地区被作为重要工业原料小规模种植。

2003年,国家政策明确提出“放手发展非公有制林业”。于是,大批投资者们开始承包农村集体林地种桉树,广东桉树种植的高速增长年代开始了。

据公开资料显示: 从2000年开始,广东省桉树种植从小规模的种植进入大规模的资本运作,桉树产业链的背后盘根错节。

桉树的砍伐和利益分配的矛盾从未停止过。为了让桉树的生长更迅速,彻底砍伐地表的原始次生林是桉树种植的第一步,这直接导致地方的自然景观毁灭性破坏。让昔日的宠儿桉树,如今成了众矢之的。

2009年,云浮市新兴县,一片森林被烧毁准备种植桉树,政府当时还纠结“种还是不种”的两难选择,还有如何种植、如何监管等一系列的问题需要切实解决。虽然农民对桉树怀有疑虑,但又将其视作“摇钱树”、“风水林”。

最严“限桉令”陆续出台

作为一名桉树的砍伐工人,杨明高没有文化、从不看新闻,但常年生活在大山深处的他也知道,一场轰轰烈烈的限桉行动正在广东省各地铺开。他的消息来自同行。

据公开资料显示,佛山市高明区共有15367亩耕地和基本农田被种上桉树,约占全区耕地和基本农田总面积的4%。

早在5月,杨明高就听说,佛山市高明区召开清退耕地种植桉树专项整治工作会议,要求7月31日前,农户自行砍伐、清理生长在自家田头的桉树;逾期不清理者,将由相关部门强制清除,并力争在今年底前全面完成整治工作。这项决议,被高明区村民解读为史上最严厉的“限桉令”。

事实上,这样的情况并不是杨明高第一次遇到。2013年之前,杨明高在增城的桉树林干过,但就在那年,广州增城市委常委会议审议通过了史上最严的“禁桉令”《增城市速生丰产桉树林退出和改造工作方案》:用5年时间,让增城25万亩桉树林将彻底消失。

杨明高带着妻子,开始“转战”肇庆、河源、清远,当然,做的还是砍桉树的工作。

但在2016年年底,他扎根的清远市佛冈也出台了严厉的治理桉树措施,在与同行的交流中,他知道韶关市、云浮市,佛山等市,都对桉树种植制定了地方性的法规。

2009年,种植桉树利润喜人。一群种植桉树的商人准备砍伐桉树前燃放鞭炮庆祝,在佛山地区种植桉树,成本约为600元一亩。一亩林地约可收成6-8立方米木材,目前木材供不应求,造纸的细木价格约为300元每吨,造夹板的粗木价格约为650-700元每立方米,种桉四年,可盈利约3000元每亩。

2006年,大批西南边远地区农民陆续进入广东,2000年左右广东各地引入的桉树进入收成期,一个砍桉人一日马不停蹄下来,可以砍一亩桉树林,挣得30来元的收入。收桉树的人每隔三天会来一次,把这些堆放在地上的木材拉走。剩下的桉树桩留在原地,它们会继续抽芽长高,几年后又是一棵好树。

2006年,佛山市高明区,桉树林砍伐后的景象,由于没有地表植被,触目皆是沟壑纵横的黄土。砍桉工人们的家就在这一座座山上,一个帆布搭起的简易帐篷,帐篷内一张床、一个皮箱,就是他的全部家当。

2012年12月,桉树的需求日趋增长,晒桉也似乎成了朝阳行业。

咨询热线

0391-5688887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人成视频_欧美成人网站 免费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