沁阳市德远机械有限公司

火烧垫纸由恶臭废纸制成

作者: 中国纸业网 阅读: 209 发布日期: 2017-06-09
信息摘要:


山东潍坊肉火烧是驰名中外的的一道美食,它皮酥馅美,肥而不腻,味厚醇香,沁人心脾。生活在潍坊,是有口福的,不用费多少力气便可以找到一家火烧铺,尽情地享受美味。

在潍坊的火烧铺前,一般都摆放着几张小桌和若干马扎,边上往往会有一个卖咸粘粥或卖豆腐脑的。排到跟前,问店主要一个盘子,盘里放几张纸片,盛着刚出炉的火烧,找一个桌子,坐一个马扎,要一碗粘粥,用火烧店里提供的纸垫了手,捏起肉火烧闻一闻,香气扑鼻,垂涎欲滴,你会感到十分放松和惬意。此刻,趁着热气腾腾,咬上一口,立刻满嘴流香,欲罢不能……然而,在这美食诱惑的背后,你注意到你用来垫火烧的那几张黑乎乎的纸了吗?你知道这是什么纸吗?你了解它是怎么做出来的吗?记者调查的结果可能会令你大吃一惊!

现场直击,吃火烧用纸垫已成潍坊人生活习惯

吃火烧是潍坊人的生活习惯,在火烧铺前,常常能看到年轻妈妈领着孩子来吃的,年老爷爷带着孙子来吃的,小伙带着女友来吃的,甚至要好的亲友从外地来,好客的主人会带他们去吃地道的潍坊肉火烧,让其品尝特色美味,感受地方文化,而那些有车一族,则常常拖家带口地全家来吃……在吃火烧的时候,用一两张纸垫着吃也是潍坊人难以割舍的生活习惯。在潍坊的大街小巷,几乎每一家火烧铺都给顾客提供这种黑乎乎的垫纸,而吃火烧的顾客也是几乎无一例外地用这纸垫着吃。据店老板的说法,用纸垫着,其一是隔热,刚出炉的火烧太热,隔了一两层纸就不觉得那么热了;二是防油,火烧里都有油,为了避免脏手,就用纸垫着吃。

那么这黑乎乎的垫纸干净吗?

对于这个问题,记者随机询问了几位市民。在虞河路的一家火烧铺,一位年轻人说:“没注意这个问题,平常主要只看火烧好不好吃。”“应该没问题吧,都用了这么多年了……”在新北宫东街,一位带孩子的中年妇女说。“光看这纸的着颜色和质地肯定找不着很干净,不过应该影响不大吧,再说不用这个用什么?”旁边一位正在吃火烧的市民表示。

实地探访,恶臭废纸制作出火烧垫纸

这种纸到底是什么纸?能不能用来做食品的包装纸?记者经过多方联系终于找到了几家生产这种纸的厂家,并进行了实地探访。

在寒亭,在坊子,在寿光……在多个中小型造纸厂,记者看到极其相似的一幕:露天的原料场上是堆积如山的被压缩成长方形的回收纸纸垛——这些就是制作火烧垫纸的原料。

在靠近车间的地方,工人正在拆包上料,包一拆开,全是废旧回收纸,既有废弃的破书烂本子、花花绿绿的广告宣传纸、礼品包装盒及废报纸,也有夹杂着污垢粘连成团的黑色脏纸,由于日晒雨淋,有的已经霉变,发出一股股令人作呕的恶臭,一阵风吹来,废纸烂屑四处飞扬,臭味扑鼻。

走进厂房,里面光线暗淡,凌乱不堪,机器正在高速运转着,几名工人将垃圾纸源源不断地送进机器里。地面污水横流,机器设备上也是厚厚的黑灰色的积浆和灰尘……在其中一家工厂,记者拿出了从火烧铺里拿来的那种纸,一中年工作人员一眼就确定,“这是回收纸做的!”而在随后的交谈中,他也承认他们厂“就是生产这种纸的。”

不过在另外一家工厂,据工作人员说,他们用回收纸生产的这种纸,学名叫“瓦楞原纸”,“是做纸箱子用的。”“或者是作为工业原纸来用,”旁边的一位工作人员补充,“原本就不是用来包食品的,有人就用它来包吃的,我们也没有办法。”

百姓声音,这种纸就是以前擦屁股的“草纸”?

在没有说明这是火烧垫纸的前提下,记者拿着这种黑乎乎的纸询问了几个社区的上了年纪的人,得到的回答令人吃惊不已。

在圣荣广场附近,一位郭姓老人语出惊人:“这种纸以前就是擦屁股的‘草纸’。以前没有卫生纸的时候就是拿这种纸上厕所。”另一位在友谊小区居住的陈姓老人也基本赞同这种说法,“卫生纸是近一二十年才兴起来的,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前,居民家里没有卫生纸,就是用这种‘草纸’。”他还进一步解释说,广义上的“草纸”有两种,一种是用蒲棒纤维抄的,潍坊北郊的张氏村、纸坊村等就曾经是手工造纸专业村,制作也非常简单,把蒲棒绒儿在水池里融了,倒上染料,沤上两天,用细网眼的“抄子”一抄,一张纸就出来了,晾干了就是成纸,可以卖了。

这种纸颜色发黄,纸质粗糙,易破损,通常叫它“烧纸”,也就是上坟用的,因为纸质不行,一擦就破,不能用来上厕所;另一种就是这个,用废纸回收再制造,颜色发黑,纸质相对较“烧纸”稍微好一些。造这种纸需要一点设备,家庭作坊还生产不了,但许多地方小厂都能生产,“价格挺便宜,适合当时日常使用。”

客户,价格和观念原因选择草纸

草纸销路好的原因是什么?这位店主认为,首先是价格的原因。“我这里有四五种包装纸,正宗的食品包装纸140块钱一包;那一种白纸,也挺干净的,一百多块钱一包;最便宜的就是这种草纸,一包七十块钱。大多数人都买这种最便宜的。”

同时,他也认为,观念的原因也很重要。“有的人不认为草纸不卫生,甚至有的人还觉得用那种黑乎乎的草纸才是传统,才是地道,因此,烙火烧的也就没有动力去换纸。”“在脏兮兮的矮桌上用黑乎乎的草纸垫着吃滋滋往外冒油的肉火烧才是正宗的吃法,一些人多年形成的这样的老观念一下子也很难改变。”一位来此买东西的顾客也坦言,顾客和火烧店主的不重视不在意的思想,是黑草纸在越来越重视食品安全的当下仍然能够沿用至今的重要原因。

算账,换纸成本完全可以接受

记者探访发现,草纸的销路明显比真正的食品包装纸要好得多。在健康街、民生街等等多家纸店、酒店用品商店,几乎都有这种草纸在卖,卖真正食品包装纸的店面很少。

在健康街的一家纸店,店老板告诉记者,这样的草纸他一个月能销几十包,“主要是火烧铺来拿,还有就是做水果生意的,用来做水果装箱的包装纸和垫纸。有的一拿就是十几包。”至于真正的食品包装纸,他指了指货架的其中一层,“在那儿。要的很少,基本没人问。去年进了几包,到现在还没卖掉。”

记者曾跟多位火烧店主讨论换纸的问题,店主们几乎都连声叫苦,说现在烙火烧本来就不大挣钱,微利经营,再换纸就要亏本了。事实是不是这样呢?

如果全换用正规的食品包装纸,换纸成本会增加多少呢?

记者仔细地算了一笔账:以目前使用量最大的70元一包的黑草纸计算,一包500张,合每张0.14元,火烧垫纸基本上是64开大小,也就是说一张整纸能切成64张垫纸,每张垫纸合0.22分钱,一个顾客给三张垫纸,也就是0.66分钱,不到一分钱。

我们再以正规的食品包装纸来计算一下。这种纸140元一包,因为这种纸厚,一包只有约300张,合每张0.46元,也是切成64开大小,每张垫纸合0.72分钱,一个顾客给三张垫纸,也就是2.2分钱。

由此看出,如果即使全换用正规的食品包装纸,火烧铺为每个顾客增加的成本也就是一分多钱,完全可以接受。

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若干年形成的习惯。吃火烧用黑纸垫就是我们的一个不被注意的小小的习惯。但黑垫纸有害健康,这是不言自明、毫无疑义的,随着科学知识的不断深入生活,环境改变了,习惯还能不改吗?

责任编辑:仇月

 

咨询热线

0391-5688887
亚洲人成视频在线播放免费人成视频_欧美成人网站 免费观看